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明儿

 
 
 

日志

 
 

【转载】那摊伟大的血肉  

2015-12-02 09:30: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李太黑《那摊伟大的血肉》

严是一个高三学生,在他上学的中途中总有一段要经过一条小胡同。胡同不过一百多米,两旁都是些卖鱼卖肉的,隐约散着腥臭。还有几个专赚学生钱的小贩,巴掌大的地方也撑起个摊,上面摆满了各种小玩具、小食品。严对这些不感兴趣。

严知道,爸爸十几年前就下了岗,现在不回百元钱。好在妈妈含辛茹苦地撑着这个家。妈妈的公司效益也不好,就找了个裁缝的活儿。当严每天学到晚上十一、二点时,就会听见从妈房间里传出的阵阵机杼声。邻居们总来兴师问罪,妈又是倒茶又是陪笑……严多次在被窝里偷偷为妈掉眼泪,也想过帮妈挑起这个家。但他知道,妈这样全是为了他,只盼望他能考上个好大学。所以,他不能在学习上有丝毫放弃的念头。严也很争气,总能将奖状捧回家,妈每到此时都会流泪

每次穿过这条小胡同,都会看到一条又老又脏的母狗。脖子上没拴链子──是一条野狗。它常小心地躲在一个破麻袋旁,尽量蜷缩着身子,似乎不愿让别人觉得碍事。麻袋里有东西,但严不清楚到底有什么。因为每当有人靠近麻袋时,那原本驯服柔弱的老母狗会腾地站起来一阵狂吠。等人离去了,它才平静下来重复自己蜷缩的动作。

严觉得好笑,难道麻袋里装着什么宝贝吗?应该是些骨头吧?狗啃骨头,天经地义。严对这事并不上心,他只关心自己的成绩。

又是一个下雨的早晨,严准备去上学,妈端了一碗热粥出来。吃完了粥,严发现妈手上绷着纱布。“妈,您这是?”妈往严手里塞了四元六角钱,说:“孩子,妈没本事,这个月没做几件衣服手就坏了,干不了活,这个星期你的午饭钱只有这些了……”话没说完,妈扭过头去抽噎。

“不,妈”严大喊

“……”母子抱头痛哭。

走到胡同口,严又看见了那只老母狗,它在雨中冻得直打哆嗦,身旁的麻袋却有屋檐上片瓦遮着,不曾被淋湿。老母狗有气无力,像是几天都没吃过东西了。这时,一股突发的善念油然而生,严从上衣口袋里摸出那四元六角中的四角,在小贩那里买了两串烧肉,跑到老母狗跟前,丢了过去。老母狗欢叫一声,立刻有了精神,紧紧叨起肉

严突然感到后悔,我居然买吃的──买给一条老母狗。

老母狗把肉拖到麻袋前,一个东西从麻袋里探了出来,是一只小狗,很瘦,但比老母狗有精神。准是它的孩子!严猜测。老母狗用发颤的嘴小心翼翼地将肉喂给了小狗,它的身子在风雨中哆嗦着,目光中却闪着些说不清的东西。

那一瞬,严意识到了什么,他拎起书包向学校狂奔,他只有一个念头──妈,我要读书,不能迟到!

上完第一节课,同学军浑身湿透着跑进了教室,大声嚷嚷着:“今天可有意思啦,看了回老狗SHOW!”严听了,心头猛然一颤。

 军继续讲:“那可是一只又丑又脏又臭的老母狗,想必是饿得不行了,偷了肉店一块肉,气得那老板掂着胳膊粗的大铁棍追到小胡同,边骂边砸。”

严惊呆了,他想说,那肉不是老母狗偷的,是我买给它的,是我用四角钱买给它的呀!“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几个同学追着问,军顿了一顿,卖着关子说:“后来,老板换了把刀子,是他平时宰猪用的,朝着老母狗脖子上就是一下。你猜怎么着?那条狗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翻身,偏偏没倒在麻袋上。死都死了还想show,说不定这畜生是从马戏团里逃出来的。”

人群中有笑声。

严的心碎了,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他知道老母狗翻身是为了什么,就像他母亲为了什么一样。军还在绘声绘色地描述:“狗的皮给剥了,剩下一摊发臭的肉,真恶心!

“够了,”严大声喊道。

严冲出了教室,去找那摊伟大的血肉。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