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明儿

 
 
 

日志

 
 

可惜啊可惜  

2013-07-01 15:59: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场文化劫难:我国每天消亡一座古村
来源: 央视网 | 作者:袁育堃 | 点击:1776 | 时间:2013年7月01日 09:12

核心提示:据统计,2005年,我国具有文化保护价值的古村落尚有约5000座,到2012年已锐减至2000多座——差不多每天消亡一座。这些古村落是中华文化的根、大量文化遗产的载体。

村民忍痛拆古屋,谁之过?

目前,天宝古村的140余栋古屋中,保护较好的仅有不到20栋,而且都已破旧不堪。

央视网(记者袁育堃 报道)最近,有1800多年历史的江西宜丰县天宝乡的天宝古村,正在变成一个繁忙的建筑工地。

从2009年开始,天宝古村就陆续有相关新闻曝出。4年前,天宝乡辛联村的村民在网上发帖称,他们欲拆建一级危房,办手续时却被政府以该村是观光景点、文化遗址为由拒绝。村民们在网上呼吁:“要保留文化遗址我们支持,但是不应当通过这种方式,不应该以老百姓的安危作为代价。”

4年后,这里的村民再也不愿等待,纷纷拿起锤头自拆自建。

古村违章建筑集中出现

据了解,天宝乡位于江西西北部的宜丰县,辖区内辛会村和辛联村的历史遗存建筑早至明代。两村规划后合称为天宝古村。古村至今有1800多年的历史,是目前宜丰规模最大、保存较为完整的古村落。2008年10月14日,住建部、国家文物局评定天宝村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根据国家相关文物保护法规规定,凡在保护范围内的古建筑,未经有关部门批准,不得拆毁或改建,保护区内也不得新建任何建筑物。

可近段时间,天宝古村古建筑群中陆续出现为数不少的现代化建筑物,钢筋水泥随处可见,工人和村民们正忙着在空地上建设新房,有的甚至把古建筑给拆掉。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了解到,村民们都知道在古村里面不允许建设新房,但周边邻居都在拆建,自己也就跟着拆,将祖辈传下来的几百年的古宅拆掉,建造新的房子。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古屋成危房 村民渴望住新房

老李家世世代代都住在天宝古村。前不久,他的二儿子就把自家那座有200多年历史的老房子给拆了,在腾出来的空地上建了一栋小楼房。老李告诉记者,他们一大家有近二十口人,之前一直住在被拆掉的老房子里。大儿子有两个女儿,一家四口就挤在一间只有20平米的房间里。“一个原因是没办法住,人太多,房间太小;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考虑到安全性,墙体年久失修,住在这样的房子里提心吊胆,睡觉都没法踏实,感觉快要塌了。”老李很无奈。

《宜丰县天宝古村保护区保护管理试行办法》2005年颁布以后,按规定,老李一家只能住在这栋古屋里,既不能拆,也不能私自翻修。然而,他们的实际困难长时间无法解决,也是不争的事实。

由于不少古屋年久失修,已经没法居住,不少村民曾向政府打报告,要求新建房屋,但都没有得到答复。有人给他们算了一笔账:古屋的维修费用最低要花7万元左右,而新建一栋的花费也就是9万元左右。多加两万元,不但可以大大改善居住条件,也不用担心墙体坍塌、屋顶渗漏、虫蛀腐烂等安全隐患。于是,改善居住环境的冲动占据上风,天宝古村出现了大批违章建筑。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其实当地村民也不愿拆掉祖传几百年的古建筑,当初也很支持政府对古村的保护和开发。但是,漫长的等待过程,让村民们渐渐失去了信心。

那么,是什么导致了这种让人痛心的现象?

政府缺经费 古建筑修缮无力

据了解,目前天宝古村的140余栋古屋中,保护较好的仅有不到20栋,而且都已破旧不堪,存在很大的风险。天宝乡乡长李国祥告诉记者,虽然天宝古村享有“中国民族优秀建筑文化魅力名村”、“中国独具特色名村”、“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等称号,但并没有相关的专项经费对古建筑进行修缮。古村的建筑物大部分都是木制结构,一年用于白蚁防治、添置消防设备的费用就需要将近30万元。修缮一栋古建筑的费用,平均需要20万元。而天宝古村共有140余栋古屋需要修缮和维护,这对宜丰县财政来说压力太大。

另外,如果要对古建筑按照修旧如旧的要求来修缮,还缺少专业技术人员。目前,天宝村能修古建筑的木工仅剩几个老人,到外面请专业土木建筑的专家,开支还将更加庞大。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古建筑内居住的安全风险越来越大,村民们改善居住环境的合理诉求随之日益增强。他们的耐心已被消磨得所剩无几,违章新房便雨后春笋般不断冒出。相关职能部门虽多次下发停工通知书,但政府不能无视村民的心情,最后只好保持沉默。

也曾有人提出建议,通过旅游开发,一来解决修缮费用问题,二来留住村民。近十年来,县乡两级也成立了古村管理委员会,保护文物,完善古村硬件设施,并制定了保护开发规划。然而,村民盼了十多年,旅游开发未见丝毫动静。村民守着厚重的古文化却过着清贫的生活,久而久之,对保护珍贵古建筑的想法逐渐动摇了。

 古村保护囧途:要么过度开发,要么人去楼空

渼陂村被分成了新村与旧村两部分。旧村搞旅游,村民大部分竹子啊新村。伴随着原住民的流失,世代相传的古民俗也面临失传。

央视网(记者袁育堃 报道)江西目前是中国古村镇数量最多、类型最多样、保存相对完好的地区之一。该省目前有21个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名村和84个省级历史文化名镇名村,覆盖全省所有设区市和40多个县(市、区)。2011年完成的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显示,江西经国家确认的3万多处不可移动文物中,古建筑就多达22022处,占总量的2/3。古村镇成为江西省历史文化遗产当中分量最重的部分。记者调查发现,目前被过度开发的古村落数量呈上升趋势,而绝大部分未开发成功的古村镇的“空心化”现象十分严重。

过度开发引人质疑

“中国传统村落名录”中的江西吉安市渼陂村,如今已发展成为庐陵文化第一村。可近年来,该村被分成了新村与旧村两部分。旧村搞旅游,村民则大部分住在新村。伴随着原住民的流失,世代相传的古民俗正在失传。渼陂村最后一个会跳蚌壳舞的村民梁麒瑞,已经年过花甲。他整日担忧,因为找不到传人。

婺源古村是江西旅游的代表景区之一,有“中国茶文化第一村”的美誉。这里古朴的建筑和优美的风光,吸引着中外游客纷沓而至。由于村里旅游火爆,餐饮和住宿地非常紧俏,住宿费水涨船高但仍然供不应求。因此,不少村民便将自家的古宅翻新改造成了旅馆。一时间,大大小小的招牌耸立在古镇的各个角落。尽管整个村庄看上去焕然一新,但密集的店铺和违章建筑,与古村风貌很不协调。有人担心,这种乡村游所传播的“耕读传家”精神将在短时间内消失。

人少声稀的“空心化”

在江西数量众多的古村镇中,具有旅游开发价值且能吸引大量游客的历史文化名镇名村毕竟是少数,大多数古村镇人少声稀。

江西鹰潭市洪湖曾家,上世纪80年代初曾有500多户居民,现在村里只剩下十几户人家,留守的大部分是老人和小孩,村里随处可见闲置破败的木结构老屋。村里原本有9座祠堂,闲置后大部分在风吹日晒下倒掉了,目前仅剩的一座也已岌岌可危。据村干部介绍,木结构老屋里面原本是好几家住在一起,改革开放后,各家各户都陆续搬到周围兴建的钢筋水泥楼房里。而且,村里的绝大部分青壮年劳动力都到外面打工了。高速公路旁边的洪湖曾家,现在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空心村”。

据悉,2003年以来,江西省先后公布了4批84个省级历史文化名镇名村,但省级财政一直没有设立相应的专项保护资金。目前只有那些国家级的历史文化名镇名村才有机会享受国家保护专项资金。

古村镇的大部分古建筑都属于居民所有,由于旅游开发不够充分或缺乏开发价值,没有给居民带来太多的经济收益,严重影响了他们保护古建筑的动力以及开展旅游业的积极性。这导致古建筑的维修和保护难以为继。

2012年,中国文联副主席、古村落保护研究专家冯骥才,在接受采访时焦急地说:“古村落数量近十年来急剧减少,情况不容乐观。据统计,2000年我国自然村有360万个,而到了2010年降至270万个,十年里少了90万个村落,平均一天就有近300个村落消失。”他透露,这些消失的村落当中,有很多古村落。2005年,我国具有文化保护价值的古村落尚有约5000个,但到2012年已锐减至2000多个。

村庄变闹市背后的文化灾难

天宝古村享有“中国民族优秀建筑文化魅力名村”、“中国独具特色名村”、“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等多个称号,但并没有相关的专项经费对古建筑进行修缮。

央视网(记者袁育堃 报道)经济相对落后的村落,当地政府和村民都无力修缮那些历经风霜的老宅,只能任其倒塌;而交通便利,率先被开发出来的村落,却早被人圈起来当作旅游开发的摇钱树,遭受着超负荷接待游客带来的各种破坏。

要么无钱保护,要么被过度开发,大量古村落就是在这样的“两极分化”中走向消亡。

针对目前江西不少古村镇存在的少数古村镇遭到过度开发、多数“空心化”等现象,一些专家和学者纷纷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注重文化内涵

江西省住建厅村镇处处长熊春华表示:“古村镇能够得到保护开发,本身是件好事情,保护开发中出现问题并不可怕,如果政府健全政策措施,加强引导,将居民利益和古村镇保护有机结合起来,就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其实,合理开发利用是对古村镇最好的保护。”他表示,古村镇保护开发不仅需要各级政府进一步加大投入,起到古村镇保护示范引领作用,还要吸引各方形成合力、积极参与到保护开发工作中来。

有专家指出,大量古村落的消失,其实消失的不仅仅是其本身。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王振忠表示,古村落保护不仅是保护老建筑,老建筑是有形的文化遗产,其实代表的是日渐消失的生活方式。他倡议整理有关古村落的文献历史,发掘古村落的文化内涵。他认为,建筑形体只是古村落的外在,如果只把目光盯在这些建筑身上,进行低层次的旅游开发,而忽略了人文内涵的挖掘,古村落的真正保护将难以为继。

在商业模式的管理下,不少被开发出来的古村都会有专门的售票点,村内多处祠堂、阁楼被规划为各种游览区、展览馆,甚至是商品交易区。在这种氛围下,当地的村民们“被隐匿”了起来。这一方面削弱了古村的生活气息,另一方面也让人担忧古村民俗文化的传承。

“耕读传家”需继承

去年,在江西省吉安市举办的全国古村落保护现场会暨村落文化论坛上,中央民族大学民俗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陶立璠就提出,应该将古村落保护和旅游开发结合起来,不能一味地想着开发和旅游,把古村落变成纯粹的赚钱工具,而是要懂得合理利用传统文化的价值。特别是旅游开发方面,不可干扰当地百姓的正常生活,努力维持农村宽松、安静的人居环境。

在许多古旧住宅的匾额上,很容易见到“耕读传家”这四个字。“耕读传家”在老百姓中可谓流传深广,深入民心。而古村落“空心化”、少数村落的过度开发,带来的除了古建筑的倒塌、违章建筑的集中出现外,更可怕的后果可能是中国几千年来在乡土文化影响下形成的生活方式的消失。目前,全国各地在保护古村落方面,采用的普遍办法就是政府出资,或鼓励村民出资修缮之后,进行旅游开发。这一做法换来的结果是:宁静安详的村子变成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闹市,村民们个个开起客栈、饭店、特产超市,孩子们则围在游客身边兜售纪念品……“以传统文化体验为载体的开发”,或许不仅不会破坏原有的乡土文化,反而有助于避免古村过度开发和“空心化”的两极分化现象,让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同时在这里得到真正的融合与统一。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